当前位置: 信息浏览

娜拉怎么分房子

   阅读次数:1623





    一百多年前,易卜生写过一个很有名的剧本《玩偶之家》。女主角娜拉和丈夫海尔茂发生了婚姻危机,起因比较复杂,总之,娜拉发现丈夫是个混蛋,于是她作了一个骄傲的决定:净身出户。

娜拉是这么说的:“我把钥匙都搁在这儿。明天我动身之后,克里斯蒂娜会来给我收拾我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我会叫她把东西寄给我。”

丈夫苦苦哀求她留下来,他甚至还说:“可是我总得给你寄点儿钱----你手头不方便的时候我得帮点忙。”

娜拉骄傲地摆手:“什么都不用寄!我不接受生人的帮助。”然后大义凛然地走出家门,留下丈夫一个人,“双手蒙着脸”,悲痛欲绝。戏剧就这么结束了。

一百多年后,我们真是不能理解:娜拉跟海尔茂结婚多年,最后混个净身出户,把全部财产留给丈夫一个人享用。这简直是“丧权辱国”,算哪门子的胜利!她出门的时候,至少应该扛走半个房子!

当然了,文学追求美学效果。娜拉两口子在舞台上狗打架似的抢房子、争财产,易卜生可能觉得不太美观。于是他让娜拉大声宣布:“现在我只信,首先我是一个人,跟你一样的一个人!”至于娜拉是不是吃亏,他就不管了。

一个场景跳入我的脑海,下次再上演《玩偶之家》的时候,全体观众在最后一幕结束的时应该站起来,大声喊:“娜拉,你妈喊你回家分房子!”这才是打倒易卜生这样伪女权主义者的正义呐喊。老易想骗  我们净身出户,没门!

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房子分割分为四种情况:一、如房子是婚后小家庭购买的,那么娜拉可以分得一半。二、如果房子是海尔茂的婚前财产,娜拉无权分割。三、如房子是海尔茂的父母全款购买,即使是登记在海尔茂名下,娜拉也无权分割。四、如果房子是婚前海尔茂的首付,婚后还的房贷,那么娜拉可以得到还贷部分的50%。如房子增值了,海尔茂还要“酌情”给她补偿。

老实说,单看这个法律条文,应该是相当公平的,但中国女人不买账。大部分人都批评说:这个司法解释太偏向男人了,没有照顾处于弱势地位的女性!

我们绝不能认为女人在智力、能力上天生不如男性。但在中国,女性确实处于弱势。她们的弱势主要根源于一件事:在家庭上投入了过多精力,以致付出了巨大的机会成本。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许多女性甚至放弃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而且这个比例还在不断攀升。

对女人来说,这当然也有好的一面。某单位女同事就曾咬牙切齿道:“逼急了老娘不干了,回家让老公养着去!”大家听了肃然起敬,觉得人家是有退路的人。但男同事要大声宣布“逼急了老子不干了,回家让老婆养着去”肯定会遭到大家的鄙视。不过要离婚了,这些前全职太太的经济就会出现大问题。

不少国家意识到了这一点,提出了离婚补偿制度。最极端的例子是日本。其在2007年出台过一项法律:全职太太离婚,最高可得到丈夫一半的退休金。当时很多人呼吁中国向日本人学习,但我们稍作分析便可以得出:这样的法律最多让男人不敢随便抛弃你,但绝不意味着平等。它把女人当成弱者保护,而不是把女人当成强者培养。世界经济论坛曾对115个国家进行了男女平等程度调查,以女性所占资源比例排名,115个国家中,日本名列第80位。可见,日本的家庭模式绝不是健康的、平等的。

是不是女性的生理特征决定她们适合往家庭里投入比男人更多的精力?并不是这样。在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里瑞典女性的地位排名全球第一。她们绝大部分在结婚后依然工作,而且成绩不错。原因很简单:瑞典男人分担了家庭劳动。瑞典法律甚至规定:生完孩子后,夫妻双方必须轮流休产假。在家里照顾孩子,以减轻女性单方面的负担。

我们的女权发展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它会变成哪种模式,还没有人知道。未来的中国女性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们会像某些日本女人那样操持家务,等着老公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盘算着对方胆敢离婚就拿走这混蛋一半的退休金?抑或她会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梦想,夫妻二人共同成长,共同照顾家庭,合则相濡以沫,不合则相忘于江湖?      其实,说白了“男主外,女主内”不过是一种文化安排,而不是什么必然。

 

                                                            审管办主任:徐彩虹

关闭窗口

立案庭:0317-6220792         诉讼服务中心:12368      信访接待室:0317-6225726      执行信访室:0317-5103219
监督举报电话:0317—6225196   信访投诉电话:0317—6228062   监督举报网站: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违纪违法举报中心(http://jubao.court.gov.cn)